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 > 儒院动态

学者联合倡议中国高校设立儒学一级学科 培养儒学专才

2016-06-15  凤凰国学  

 

中国儒学学科建设暨儒学教材编纂座谈会现场

6月11日,“中国儒学学科建设暨儒学教材编纂”座谈会在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复性书院举行。来自陕西、湖南、山东、四川、重庆等地高校及科研院所的众多学者专家,围绕中国儒学学科的建设、儒学教材的编纂以及儒学人才的培养等问题进行研讨。刘学智、朱汉民、王钧林、舒大刚、颜炳罡等知名学者联合倡议在中国高等院校设立儒学一级学科。

座谈会由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副院长尹波教授主持,议题召集人、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院长舒大刚教授介绍了将儒学建设为一个学科的目标、原因、意义与现实条件,认为应本着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的宗旨,探讨儒学学科体系,研究儒学学术体系,重建儒学话语体系,编撰系列儒学教材,培养合格儒学人才,并就此提出了相关任务和实施步骤。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副院长杨世文教授结合初拟的儒学教材编撰大纲,汇报了儒学教材编纂的具体规划,并提出了一些需要进一步讨论的具体问题。

随后,陕西师范大学教授、陕西省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刘学智,湖南大学教授、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孔子研究》主编王钧林,山东大学教授、儒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颜炳罡就儒学学科设置与教材编纂发表了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与会学者就建设儒学学科进行论证

刘学智教授充分肯定了建设儒学学科的设想,认为这一目标的提出走在时代前沿,意义非凡;在教材定位、内容选取、出版规模等方面还可能出现一些问题,有待进一步探讨和商议;如准备周密,相信整体计划会取得重大突破和成就。

朱汉民教授从学科建设和教材编写两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儒学学科的建设十分重要,在国学的基础上,将儒学突出,建设成一级学科很有必要;应该努力使儒学进入到国民教育体系中,在通识教育中加强儒学教育。

王钧林教授也认为建设儒学一级学科势在必行,在一级学科下,还应设置经学等二级学科,形成完备的学科体系;儒学教材的编撰最能反映优秀传统文化,建设儒学学科体系要有中国的特色。

颜炳罡教授比较了国学与儒学的不同,认为国学体系庞杂,内涵丰富,总括诸多学科门类。儒学学科性质明确,体系完备,价值巨大,适合建设为一级学科,他指出建设中国传统学科对培养传承传统文化的人才十分重要,主张现代学科设计应该与中国传统学科设计相衔接,而不是一味迎合西方的学科建设。

台湾元智大学教授、四川大学特聘教授詹海云,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郭齐教授、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副秘书长彭华教授,来自成都、重庆等地高校、科研院所的学者及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师生参加了座谈。与会专家认为,儒学是中华文化的主干和中国学术的中坚,在经典体系、发展历史、思想学术、文献积累、信仰体系、道德伦理、实践功能、教育经验等方面有自成体系的完整设计,完全具备设置一级学科的各项条件。历史上,儒学曾在奠基中华文明,塑造民族性格、承继文化基因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居功至伟,意义深远。在当前社会背景下,设置和完善儒学学科,系统编纂儒学教材则是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发展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必然之选,而且时机成熟,迫在眉睫。座谈会就儒学学科建设、教材编纂等系列问题达成初步共识,并形成了《设置和建设儒学学科倡议书》。

附:关于设置和建设儒学学科的倡议

儒学是中国文化的主体,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与演变,已经走出国门,成为与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并立的三大文明形态之一。经过历代学者的努力,儒学已具有自足圆满的经典体系、悠久绵长的发展历史、内涵丰富的思想学术、数量庞大的文献积累、系统完整的信仰体系、日用常行的道德伦理、淑世济人的实践功能、成果丰硕的教育经验等等,构建了儒学特有的学科体系和学术体系,成为塑造中华民族乃至东亚社会信仰价值、道德行为、知识技能、体用经世等文化性格的主要力量,是中国人乃至整个东亚文化认同、身份认同的突出标志和精神家园。为适应中国当代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道德伦理建设的需要,我们建议国家教育部设立儒学一级学科,这不仅顺应了历史发展的大势,也是中华民族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的表现。为此,我们特提倡议如下:

一、从国家层面、制度设计上,在高等院校设立儒学一级学科。国学是中国传统学术之大全,儒学是中国传统学术之主干。设立儒学一级学科,可以极大地推动国学门类建设。国学内涵丰富,包罗广泛,涵盖诸科,体系复杂。作为国学主体,儒学在整个国学体系中具有标志性意义,儒学兴则国学兴,儒学衰则国学衰。在国学中设立儒学一级学科,无疑将有效地突出国学的核心价值和终极灵魂,为国学的成立与建设注入永续而持久的活力。

二、经济不兴则无以聚民心,文化不兴则无以定民志。建国后第一个30年阶级斗争巩固政权,第二个30年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现在应是进行文化强国建设的第三个阶段,中国人民将在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上达到和乐盛美的状态!近百年来,由于西方文化的强势地位,在学科建设中,西方有的我们必有,而西方没有的学科我们不敢有,导致中国传统学科在制度设计上几乎完全被西方学科体系所取代。进入21世纪,中国文化复兴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而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和中国风格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势在必行。开创儒学学科体系,研究儒学学术体系,重建儒学话语体系,编撰系列儒学教材,培养合格儒学人才,是促进传统文化“两创”更新,是迎接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制度保障和学术支撑,是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的重要表现。

三、中国文化既要薪火相传,世代相守,又要与时俱进,推陈出新。设置和建设儒学学科,应在旧有儒学体系的基础上,完善课程设置,编纂满足当今社会需要的儒学教材。构建完善的儒学学科,应编撰含括儒学一级学科、二级学科(如经学、义理、考据、辞章、政事等)在内的系列教材,推动儒学教材、儒学知识早日系统地进入国民教育系统。从精神信仰、价值追求、社会风尚、治国安邦等方面着手,培养合格公民、塑造君子人格,是全面改善和提升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和个人品德的康庄大道。

四、恢复书院,保护和发挥现有文庙功能,重建民族精神家园。为适应精神文明建设需要,配合国家“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战略,应探索能够有效促进儒学学科建设和儒学文化普及提高的措施和途径,推动传统儒学的载体——书院及文庙(孔庙)的恢复、保护或重建,从制度建设、场所保障做起,以便充分发挥儒学的淑世济人功能。

总之,儒学是铸造古代中华文明的血脉灵根,重振现代民族精神的文化源泉。建设崭新的儒学学科,编撰内容系统、结构合理、适应不同层次的科学的儒学教材,恢复公共的儒学场所,重新发挥儒学教化功能,是温情地拥抱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需要,也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的需要,更是儒学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需要。

儒学重光,文化复兴,其在兹乎,其在兹乎!凡我同仁,勖哉勉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