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 > 儒学普及

舒大刚:建设现代文明 儒学是重要的参考

——访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舒大刚

2012-10-21  贵阳日报 2012年09月28日  樊成琼

 

 

贵阳东山阳明祠是市民学习、传承儒家文化的重要场所

  “今天要想扭转信仰缺失、行为失序的状态,儒学自然是重要参考;仍然是当今执政者应当汲取的金玉良言。”

  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连线采访时,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兼古籍所所长,博士生导师舒大刚教授如是说,“我们今天讲中国文化,讲中国历史,甚或要重振中国文化和中华大国形象,首先必须继承和弘扬儒学这份优秀成果。一个城市的文化要有特色,这个特色光靠模仿西方建筑是不能形成的,应该将自己的历史文化突显出来。”

  舒大刚介绍说,贵阳的书院有700年的历史,最早始于元末皇庆年间的文明书院,清代的贵山书院更是冠全省。“贵阳虽然开发较晚,但是也曾经修建过许多书院,宣扬儒学,形成了西南的文化重镇。”如今贵阳孔学堂落成,以打造“传承与弘扬儒学的圣殿,教化与开启新风的基地”为目标,他认为,“应该从地方志中挖掘一下相关历史文化,并加以展示。”

  舒大刚教授说,儒学一直是中华文化的标志,自汉代开始,儒学就是中国文化的主体,也是中国社会的主导力量。中国所有的精神产品以儒学居多,在所有的文化成果中也是儒学的影响最大。儒学数千年来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它的“天人合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等观念,历来是中国人信守的价值追求和精神寄托。

  “在这一精神支撑下,历代产生了许多博学之士和高尚之人,他们是中华正气的中坚力量,也是后世学习的榜样。”在他的著作《中国历代大儒》中就指出:“继往圣,开来学,阐旧典,起新知”的名儒是“值得大书特书、认真研究的文化精英”。贵州文化史也是名人辈出,有明代王阳明、晚清独山的莫友芝、遵义的郑珍……“他们都应当进入贵州十大名人之列,予以宣传,供人景仰”,舒大刚认为,贵阳市孔学堂将这些历史人物发掘出来,在学堂设个“先贤祠”加以表彰,对端正世习、鼓励士气都有好处。

  “儒学曾经是中国人的行动指南,‘仁义礼智信’的‘五常’之教,‘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八德’之说,曾经是中国人做君子、做忠臣、成德企圣的行为规范和基本守则。”舒大刚认为,我们今天要想扭转信仰缺失、行为失序的状态,儒学自然是重要参考。“如果在学堂中建立儒家格言坊(或者石经堂),将圣贤名言、经典名句展示出来,让游人学子耳濡目染,必有良好影响。”

  儒学还是重要的政治资源。舒大刚说:“儒家‘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强调礼法并用而侧重于礼,移风易俗而着力于教’,这个经验可以帮助解决当今社会道德滑坡、刑弥繁而盗不止的矛盾。”几千年前,孔子教诲“为政”当“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这仍然是当今执政者应当吸取的金玉良言。“深入挖掘儒家的教化意义,总结历史上‘人文化成’的成功经验,也是促进当代文化建设的重要措施。”舒大刚说:“比如古代的儒将、廉吏、清官的事迹和故事,今天也还可起到激清扬浊、促进廉政建设的作用。”

  实习记者 樊成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