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 > 学术交流 > 学术会议

我庆幸,我的家乡是梁平——学习与践行来子精神的体会

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 王小红

2014-11-01  儒学院  

           

      我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梁平女儿,这次以主人和学人的双重身份回到家乡梁平,参加我们的乡贤大儒来知德的儒学思想国际研讨会,非常激动,接连两晚都辗转难眠。徐徐清风吹进窗来,阵阵桂花、柚香浸袭着我,让我沉醉于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竹,家乡的人……。


      一、我爱家乡的竹

      听父母说,我出生时正是上午九点多,太阳正在天空升起,并渐渐变得暖和,所以他们给我起名叫“晓红”,意即早上的太阳,希望我成为一个给人清新和温暖的孩子。现在想起来,他们心地淳朴善良,为人处事一直非常真诚和热情,并言传身教培养了我。可喜地是,这四十年来,我没有辜负他们的希望。

      我的家坐落在我们梁平著名的风景区——百里竹海的后山脚下,即梁平县西北角的龙胜乡龙胜村,毗邻虎城镇。虎城的天池寺是来知德参加第一次会试前闭门读书之地,因此我的家乡素来有崇文重知的民风。虽然我家所在地距离那大片大片的百里竹海有一段距离,但简朴的“人”字形小院掩映在一小片竹林中——屋后是一片弯月形的白竹林,屋前是半圆形的刺竹林和一个椭圆形的小水塘。从一出生开始,我就在竹林中玩耍,竹笋、竹条、爸爸用竹子做的各种手工玩具就是我的玩伴。苏东坡曾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对居住环境有相当高雅的追求。因此我非常幸运,小时候就生活在“居有竹”的环境中。

      或许正是长年与竹为生,家乡人民大多高风亮节、虚心进取、乐于奉献,具有竹的品格。沐浴着这种朴实的民风长大,我自然而然也喜欢竹子,并把自己的QQ名字命名为“筱竹”。“筱(xiǎo)”者,一则与我名字中的“晓”同音,二则其意为“细竹子”,亦称“箭竹”,即我们的国宝大熊猫喜食的食物。可见“筱竹”虽然细小,却是乐于奉献的竹子。乐于奉献,这早已成为我的处世信条。

      在家乡上完小学,我很荣幸地在1986年进入我县最好的中学梁平中学,在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梁平坝生活学习了六年(初中、高中)。这六年,是我一生学习生活中最快乐的六年。这种快乐,不仅因为我学习上有很多获,如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担任的班学习委员、团支书、班长以及年级团总支书记等工作中锻炼了各种能力,更重要的是,我的老师和同学都具有良好的品德情操,让我在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中受到教育熏陶,使我成为富有精神财富的人。现在想起来,他们的良好品德,正是数百年来梁平人民自觉或不自觉受到来氏风范影响而形成的。我们的老师,对我们的关怀是真正的无微不至:还记得初三时班上不少同学因学习紧张而患神经衰弱,我们的班主任高升老师不但领同学去看医生,还将煎好的中药用保温水瓶盛好送到学生宿舍。高中英语老师张学钊——我们梁平人应该人尽皆知吧,她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被评为“巴蜀十大精英”。她虽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但却凭着顽强的毅力自学英语,不但英语教学顶呱呱,而且时常给我们讲人生哲理,就连当时号称兴隆场小混混头目的一个学生,在转入我们班后也被她转化为品行、学习良好的学生,并顺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我们同学之间,不论谁生活费有困难,谁生病住院……大家都会不假思索地伸出援助之手。

      以上这些事例,只是我学习生活中的一些小片断,但反映出我们梁平人民行义达道、乐善好施、无私奉献的精神,这不正是竹子“高风亮节,乐于奉献”品格的写照吗?这也不正是“襟怀洒落,如光风霁月,不拘于绳趋尺步之间”(明万历十三年(1585)吴会张子功叙《来瞿唐日录》语)的来子风范的传承吗?我很庆幸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矣!


      二、学习来子,恭行孝悌

      我初次离开家乡,是在考上大学时。本科毕业后,我来到了当时的省会成都,在四川大学继续学习。我的专业是历史地理,为了方便搜集材料,我选择以成都的历史地理作为研究方向,我的学术生涯亦从此开始。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我了解到我们巴蜀的地灵人杰,这里有204万年的“巫山猿人”,有旧石器晚期的“资阳人”;有大禹治水,蜀王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和巴王廪君等优美动人的历史传说;有长江三峡古文化遗址群和成都平原古文化遗址群;有商周时期蜀人巴师“前歌后舞”参与武王伐纣的历史赞歌;有巴蜀因地利和物产丰富而成为统一全国和周济天下的“天府之国”的源远流长;有司马相如、扬雄、陈寿、常璩、李白、苏轼、魏了翁、虞集、杨慎、来知德、廖平、张澜、朱德、刘伯承、张大千、郭沫若、陈毅、邓小平等一批又一批杰出的巴蜀历史人物……博大精深的巴蜀文化浸润着我,我一步步走向学习巴蜀文化、研究巴蜀文化的工作之路。

      在学习和工作中,我了解到我的家乡梁平在明代诞生了一位易学大师来知德,他同时也是著名的理学家、诗人,更是追慕圣贤、淡薄名利、安贫乐道、恭行孝悌、讽化乡邻的一代大儒。尤其是来子的孝悌精神,诠释了“孝悌为仁之本”的儒家伦理道德——他因会试不第,住京师六年。听闻家中父病母盲,遂烧毁路引,毅然回家。刚到家,他“不入私室,必卧父母榻前,叙寒燠,语京中事,数十夜然后入私室。”而在双亲相继去逝后,他又“庐墓六年,不茹荤,不御内,不巾栉,琴瑟俱废,日悲号,心志甚苦”。来知德事兄亦笃厚谨饬:“人有邀先生饮,或遗兄,先生郁郁不乐,竟不往。”其衣领器物,“兄或用,尽与之”;其训子孙,只以孝悌节俭为本,不言及货利。

      来子躬行孝悌,不但在当时起到了移风易俗的作用,而且延续至今,在梁平的家家户户发扬光大。就拿我的家来说吧,自我记事起,我就看见爸爸妈妈一直很孝顺奶奶(我出生前爷爷就去逝了),关爱兄弟姐妹。尤其是在物质还十分匮乏的那个年代,妈妈总是把好吃的东西请奶奶先吃;只要弟弟妹妹谁家有困难,爸爸总是在第一时间担当起兄长的责任,……在他们的言传身教影响下,我也一直在家中践行孝悌:研究生还未毕业,我就和爱人一道想法设法为患病的公公治病,因此他在确诊癌症后还愉快地生活了七年之久;父母年迈,无力抚养还在上学的弟弟妹妹时,我与爱人欣然地接过这副担子,供他们上完大学;结婚后与公公婆婆一直生活在一起,我从未让他们生气难过过,……我只是家梁平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儿,无数家乡儿女在躬行孝悌方面比我做得还好。因此,我庆幸,我的家乡是具有如此淳朴民风的梁平。


      三、冀来学成为天下之学

      去年金秋时节,我回到家乡,为母亲七十祝寿。期间,领着儿子考察了先贤来知德的遗迹和家乡对来子学术文化和思想道德的弘扬情况。我非常欣慰地发现,虽然来子墓已经在文革中被毁,但家乡的文史工作者,尤其是县政协文史委员会和母校梁平中学的老师们,不但收集了很多来知德的生平和学术资料,以专辑形式载入《梁平文史资料》中 (共三部,分别是《梁平文史资料》第五辑,2000年;第九辑,2005年;第十一辑,2006年),而且在持续不断地整理和研究来知德的生平、思想和易学、文学成就等,其中还有不少业余爱好者参与。更令我欣慰地是,今秋刚开学,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郭东斌主任来电告知,在来知德逝世410周年之时,为纪念、缅怀来子先贤,深入挖掘、整理、弘扬来氏学术,光大来氏精神,彰显梁平厚重的人文底蕴,提升梁平文化形象,家乡拟举行“2014来知德儒学思想国际研讨会”,将请我担任邀请与会学术专家等学术层面的工作。当时,我没有多想就允诺了。因为近十年来我常常倍感惭愧,为自己离开家乡后年近三十岁时才知道家乡有大儒来知德而惭愧,而这一次会议,是我弥补自己的遗憾,为家乡的文化建设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的时候了。有幸地是,有恩师舒大刚教授和来易研究专家徐芹庭先生的鼎力支持,有谢幼田、三浦国雄、余荣根等老师的热情相助,我圆满完成了任务。本次会议,由光明日报社、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巴蜀全书》编委会和梁平县社科联主办,开得非常成功,可以说超乎我的预料。而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宣传部、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等各部门工作人员的办会能力和热情,以及好客的梁平人民,都给与会人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本次研讨会历时两天:10月25日上午,与会嘉宾参观来夫子墓遗址、举行知德公园暨釜山书院奠基仪式及“夫子林”植树纪念,观看“清节可风”书画作品展并题词,下午在梁平影剧院举行了梁平大讲堂(即“光明讲坛 •文化巴蜀”),由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院长舒大刚教授主讲《梁山真儒,天下来学》;26日上午举行了“2014来知德儒学思想国际研讨会”。其中,舒大刚教授的演讲,全方位梳理了来知德的生平、学术思想和道德情操,让700多听众穿越时空,立体地感受了千载真儒的魅力;而研讨会上徐芹庭、三浦国雄、金生杨、白井顺等学者又从不同角度对来氏学术中号称绝学的来氏易学进行了细致研究,熊少华等先生则对其文学成就进行了探讨,这些都让大家更加深入地了解了来知德。我为家乡有这样一位乡贤大儒而倍感自豪,也为梁平人民高度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而欢欣鼓舞。我相信,在习近平总书记倡导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帜指引下,在县委县政府弘扬来子精神的政策倡导下,在今天在座和未到场的国内外来学研究专家的强大智力支持下,在来学研究会各项工作的具体推动下,来学研究和传承工作一定会蓬勃开展,并因此加快梁平的地方文化建设,使梁平成为引领全国地方文化建设的排头兵。到那时,来学将再次成为真正的“天下来学”。此时此刻,我题咏两句,以表达我遥寄先贤、冀希来学之情:

      远绍孔孟是真儒,

      近究天人为来学。

 

 

2014年10月26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