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院 > 学术交流 > 学术会议

让“来学”走进生活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重庆社科院院长 俞荣根

2014-11-01  《光明日报》(2014年11月01日06 版)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倡导弘扬传统文化,以这样大的力度弘扬以儒学为主导的传统文化,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中华民族的复兴,是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全面复兴。其中文化软实力的提升必须寻找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本根,去弘扬光大。儒学曾经受到了一百多年的否定和打压,所以必须正本清源,除诬辨白,从而融会中西,构建新的文化,这个工作任务非常繁重,需要我们全民族的努力,需要领导决策和民众实践的结合,学术精英儒学和民间生活儒学的结合。这次梁平的来知德儒学思想研讨会,是这种结合的典范。梁平有着民间生活儒学的深厚源头,这是梁平提升文化软实力的巨大优势,这些优质资源包括来知德及其家族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


      我将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弘扬的来氏儒学精神,归结为以下七方面:


      一是为政以德、为富以仁。也就是要做儒官、儒绅。来知德的曾祖曾经当过云南的县令,为官清廉,晚年致仕回家,见乡亲遇灾穷困,当着债务人的面烧毁借契,散财家财。来知德继承了这一优良家风。


      二是经商要信,要成为儒商。来知德的父亲靠开小客店谋生,客人寄存一个包袱,兵荒马乱中,客人不知去向,三年后客人回店,包袱从未打开,200两文银一分不少。这个“还遗金”的故事,梁平家喻户晓,“仁贤乡”的荣誉就是当时的政府颁授的,来氏家风就是梁平的民风。


      三是立身要诚,要善于把握自我。来知德之所以成为“一代真儒”,就在于他能很好地认识自我、把握自我,懂得在他所处那个时势下,自己不适合干什么,适合干什么。他早年取得乡试第五名,后会试不第,幡然醒悟,决心学做孔子。


      四是治学要精。来知德说不上有什么师承和家法师法,是自学成才,却学无常师,海纳百川,综罗百家,出入汉宋,在深山老林里苦学精研29年,完成《周易集注》。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要迷信什么大学、导师,成才之路不止上大学这样一座独木桥。


      五是孝悌为本。孝亲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承,是建立在天生的、自然而然的血缘情感之上的伦理道德。有人说,朝圣叫信仰。看看中国的春节,几亿人在短时间内涌向心中的圣地——家,用最现代的交通工具,也有用原始的办法,骑单车,甚至步行回家,这就是中国人的信仰,这就叫“孝”。来知德是个至孝的人。孝行是生活儒学、民间儒学的第一要义。


      六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来知德早年不被理解,被认为疯疯癫癫,往往被人误解,被有权势的人打压,他远避万县深山,当他成一代大儒后,明朝政府尽管腐败,但还是有些地方官大力举荐,促成明朝中央表彰来知德。这其中有不少关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重视。


      七是弘扬儒学,建立文化自信、道德自信。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提出要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这种转变仍在过程之中,其中包含着由革命法制向治理法制的转变、由革命文化向和谐文化的转变,等等。治理法制讲尊重人权,讲公平公正,讲服务政府,建设法治中国、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儒家的“和实生物”“和而不同”包含了“和实生法”的天才猜测。简言之,法是“和”的产物。任何一部法律法规都是不同利益集团妥协的产物,是“和”的产物。立法要“和”,执法和司法也要“和”,不偏不倚、不轻不重、无过无不及,才能公正公平。搞现代法治一定要尊重自己的传统。中华法系的灵魂是儒家思想。儒家一贯主张德礼为先,刑罚是不得已而用之的手段,主张德主刑辅、礼法合治,主张法律与道德的相向性,“礼之所去,刑之所取”。法治建设的基础是道德建设、文化建设。一个民族的精神所在就是它的文化,而我们民族的文化符号之一就是孔夫子,在梁平,就是“一代真儒”来知德、来夫子。梁平从地方文化、本地先贤中发掘资源来提升全县干部群众道德自信、文化自信,很接地气,也更具有文化力、道德感召力。